顾训中:“我不能不想啊!”——看望沙叶新先生小纪

图,2013年11月24日沙叶新先生在北京参加老人聚餐发言时留影

​2017年10月10日下午两点半左右,我和周清霖先生以及小王三人去位于平江路上的中山医院21号楼看望身患严重脑萎缩、正在病中休养的沙叶新先生。据说此楼是该院的“干部病区”,只有符合一定级别的人士方可入住。但先生所住的13楼15床房间并不大,放了两张病床后,已经没有多少回旋余地。可能是因为先生只是“享局级”,是这一“干部病区”中级别最低的缘故吧!

​我们去时,先生正在昏睡。如果不是护工阿姨告知,我们几乎都认不出这就是沙先生了!先生不仅头发稀疏、花白,脸颊更是瘦得都“落形”了。嘴上套着面罩,据说是为了防止咳嗽。鼻孔里分别插着输氧管和鼻饲管,表明先生不仅呼吸困难,吞咽也发生了问题,只能依靠鼻饲输入营养液了!
​沙夫人和他们的女儿都不在。护工阿姨告诉我们,她们上午在这里,午后因为沙夫人也需要就医,母女俩离开了。

​护工阿姨随即叫醒了沙先生,告诉他有人来看望了。她还取下了先生的面罩,便于我们交谈。
​周清霖先生是先生多年的老朋友。他俯下身子,在先生耳边大声说道:“我是周清霖,你还认识我吗?”先生凝视片刻,缓缓地点了点头。周清霖又指了指站在一旁的我说:“他是顾训中,还认识吗?”先生同样凝视了一会,缓缓地点了点头。周先生又拉过小王说:“他就是帮你将与香港古剑《两地书》输入电脑的王铮,一直仰慕你,今天第一次来看你!”

​病中的先生还能认出我,令我十分惊讶并感动!因为,我其实只见过先生三次,而且都是与周先生同往,并没有更深的交往。记得只有一次先生主动给我打来电话。那是他独居宾馆、埋头写作时,为了放松一下,打电话来感谢我一直给他发送电子网刊《记忆》。除此并无更多交往了。况且,先生病重,各种状况都不太好,竟然还能认出我这个生疏的朋友,怎能不令人感动!

​乘着周先生与先生的女儿在通话,我也凑近了先生说道:“沙兄!我的朋友们都很关心你!都向你问好!”先生看着我,缓缓地说出了让我十分惊讶的话来:“我已经这样了,他们还在逼我!”“逼我”?!这都是些什么人?!我不清楚先生所言“他们”是指谁,自然也不便追问,只能劝说道:“沙兄!别管别人怎么说、怎么做,你现在就是好好养病,好好休息!大家都希望你早日康复!其他什么都别想了!”先生仍然看着我,几乎是一字一句地缓缓说道:“我不能不想啊!”听到此话,我真的差点哽噎了!是啊!象先生这样一位思想家、剧作家,且以喜剧见长,幽默、风趣,是多么愿意与人交流啊!如今却被困病榻,不能写,难以说,只剩下尚能工作的大脑仍在不停地思考,该是多么痛苦的情景啊!何况,先生忧国忧民,仗义执言,曾以笔耕、演说打动了多少人的心弦,也引起了有关方面的关注。如今同样无法表达,怎能不痛苦万分?!看着先生那茫然的神色,我只能继续劝说道:“你还是好好休息吧!还有我们大家在,我们都会努力的!你放心吧!”先生缓缓地点了点头,眼神却依然是那样充满期待和向往地凝视着前方……
​为了不多打扰先生,我们不得不告辞了。

​出得门来,我们的心头都十分沉重,不只为先生的病情,先生的痛苦,更为这苦难的时代,为这茫然的未来……

2017年10月12日追记
于上海白丁斋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