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(7月11日)秦永敏又被判处刑13年 查建国发帖声援

秦永敏

#颠覆无罪 #算算秦永敏有生之年坐牢多少年 秦永敏:53年生人。1982年3月,被武汉当局以“反革命宣传煽动罪”判处有期徒刑8年。1993年12月又被当局劳教2年;1998年12月22日,再次被武汉当局以“颠覆罪”判处有期徒刑12年。今天(7月11日)再次被武汉当局以“颠覆罪”判处有期徒刑13年,剥夺政治权利三年。(王译‏ @wangyi09 )

查建国:秦永敏今天被判十三年,在预料之中。他有纲领、有组织,是“首犯”“惯犯”,且态度不好,不认罪。老秦是名符其实的世界级的“坐牢皇”。向秦永敏致敬!向中共当局严重抗议!老秦保重!我们心永远在一起,你鼓舞我们勇敢前行!!(劳工研究‏ @JIangyingbinfen


【附】秦永敏其人

新浪博客沈小平2018-07-11 14:30阅读:12,415

1982年3月,秦永敏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“反革命宣传煽动罪”判处有期徒刑8年,剥夺政治权利3年。1993年12月,秦永敏被以“扰乱社会治安”处以劳动教养二年。1998年12月22日,秦永敏因从事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,再次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,剥夺政治权利3年。2018年7月11日,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秦永敏犯颠覆国家政权罪,判处有期徒刑13年,剥夺政治权利3年。

1969年,初中毕业的秦永敏被作为知识青年送到湖北省沔阳县农村当农民。1970年,秦永敏在日记中表达想上大学,被发现后,以“不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的罪名,被送进少年管教所管教40天,后又被送回农村插队。1976年春,秦永敏被招收到武汉钢铁公司冷轧厂当工人。

1980年2月中旬,秦永敏会同部分民间刊物、民间组织的负责人,在武汉召开了“民刊代表会议”,有上海、杭州、长沙、河南和湖北襄樊等地的民间刊物负责人参加。会议分析了全国形势,认为“目前全国各地布满干柴”,“人民不满,干部不满,农民不满,军队不稳定”,“中国要走第三条道路,实行多元化的领导”。

1981年4月18日,湖北省人民政府发出了关于取缔民间刊物和民间组织的决定,明令取缔武汉市“四五学会”等民间组织,取缔《钟声(包括其副刊〈启明星〉)》、《飞碟》等民间刊物。武汉市公安局经武汉市检察机关批准,分别于1981年4月16日、20日将“四五学会”的发起人和《钟声》编辑部的负责人秦永敏逮捕。

1982年3月,秦永敏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“反革命宣传煽动罪”判处有期徒刑8年,剥夺政治权利3年。1989年4月,秦永敏刑满获释,并在同年底结婚。1993年12月,秦永敏被遣送回湖北武汉,同时,以“扰乱社会治安”处以劳动教养二年。1995年12月,秦永敏劳教期满获释,在湖北武汉依靠经营 书店为生。

1998年,新华社武汉12月22日电:刑满释放人员秦永敏因从事颠覆国家政权的犯罪活动,今天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2年,剥夺政治权利3年。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审理。经法庭审理查明,1998年11月,秦永敏为颠覆国家政权,推翻社会主义制度,密谋成立自称为“中国民主党湖北省党部”的非法组织,拟定了“章程”、“公告”,并与境外敌对组织联系,为组织、策划、实施颠覆国家政权,寻求并接受了其资助。自1998年3月以来,秦永敏还以多种方式煽动颠覆我国家政权。法庭在听取了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和辩护意见后认为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的有关规定,秦永敏的行为已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,罪行重大,又系累犯,应依法惩处。各界群众以及秦永敏的家属旁听了案件的审理。

今天,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官网发表消息说:2018年7月11日,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公开宣判,认定秦永敏犯颠覆国家政权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,剥夺政治权利三年。

秦永敏之前坐了22年的牢,再加上这次的13年,一共是35年,可以说,秦永敏大半辈子都是在监狱里度过的,好像天生就是坐牢的料。

Advertisements

浦志强喜逢蒋彦永

浦志强 @puzhiqiang 上午8:58 – 2018年7月1日

伟大的医生,活命的菩萨,该感恩蒋大夫的,太多了。2018年6月30日,摄于阿文汤包国贸店。

浦志强喜逢蒋彦永180701a浦志强喜逢蒋彦永180701b

周锋锁 Fengsuo Zhou 转推了 浦志强

气色都不错,聚会难得。 蒋彦永医生是六四屠杀重要见证人,当年的少将军衔军医,也是唯一公开见证的救护医生。他的为六四正名公开信是六四屠杀的证词。https://twitter.com/puzhiqiang/status/1013451901638193158?s=21 …

 

资中筠辟谣

又要辟谣了!近来网上流传以我的名义关于中美贸易的文章或讲话,都是冒名,有的已被删除,有的还在流传,特别是有一篇题为《资中筠关于未来一个月内美中谈判评估》来自“读史明智2018的微博文章”,已经广为流传。许多朋友来问。本来此类造谣生事,我已懒得一一澄清。但兹事体大,引起误解太广,不得不再次辟谣,这纯属冒名。我已明确说明过,我决心不对当前的中美贸易谈判发表任何意见,理由也已阐明。今再次郑重声明:凡是以我的名义评论当前中美贸易谈判的文字,均系伪造。希望关注我的朋友们明鉴。——资中筠 2018年7月1日(来自微信)

大师叶嘉莹

独俏逍遥‏ @duqiaoxiaoyao上午6:17 – 2018年6月18日

她毕生积蓄1857万,却全部捐给了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,用于设立“迦陵基金”,用于支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研究。更为可贵的是,捐赠当天,她没有去现场,没有摆什么pose拍照,进行什么大肆宣扬,还让学校对捐赠消息低调处理。她就是大师叶嘉莹。这回知道什么是大师、什么是贵族了吧?

大师叶嘉莹

徐孝顺(“屠夫”吴淦之父)因被“连坐”申诉后有进展

屠夫“父子连坐案”获福州中院国家赔偿裁决

RFA 2018-06-16

来自 <https://www.rfa.org/mandarin/Xinwen/2-06162018101330.html>

福建维权人士“屠夫”吴淦遭中国当局以“颠覆国家政权罪”重判8年有期徒刑后,其父亲徐孝顺因不满当局“连坐”,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一案目前已有新的进展。维权网6月16日引述福建维权人士庄磊发布的消息,徐孝顺日前收到福州市中级法院国家赔偿决定书,要求福清市检察院赔偿徐孝顺人身自由赔偿金21.4万元,精神损害赔偿金5.5万元;同时责令福清市检察院在侵权行为影响范围内,为徐孝顺消除影响、恢复名誉、赔礼道歉。徐孝顺表示,自己因福清市检察院错捕、错诉失去自由800余天,并因任意羁押致残,身心和家庭遭到严重摧残;该案属于福建公检法“默契配合”的“连坐冤案”,该决定赔偿的数额根本不能弥补自身损失。徐孝顺表示,将继续申诉,深挖冤案背后的责任人,直至将其绳之以法。

(责编:何平)


维权网 @weiquanwang

维权网转推了维权网

“父子连坐案”受害人徐孝顺先生,于20185月中旬收到福州市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国家赔偿决定书。根据该赔偿决定,福清市检察院应当赔偿徐孝顺先生人身自由赔偿金21.4万元,精神损害赔偿金5.5万元。同时该决定书责令福清市检察院在侵权行为影响范围内,为赔偿请求人徐孝顺消除影响、恢复名誉、赔礼道歉。https://twitter.com/weiquanwang/status/1007976036154396672 

维权网添加了,

徐孝顺获补偿

维权网 @weiquanwang

维权网: 福州庄磊:屠夫父亲徐孝顺先生国赔案进展通报http://wqw2010.blogspot.com/2018/06/blog-post_22.html?spref=tw  pic.twitter.com/DQmLL4jRQx

上午6:20 – 2018616

凯迪网友航亿苇今晨在广州去世

2018.04.29 18:08 原创发表在 猫眼看人

今晨,凯迪网友航亿苇在广州寓所去世,据说是因过劳引发的猝死。具体死因估计要等尸检结果。

大感意外!异常悲痛!斯人已逝!遗志长存!

航亿苇,本名季兵,曾用笔名航忆苇,1962年生人,江苏南通人,大学学得是经济,现代诗人、小说家、社会评论家。公开发表各类作品逾280万言,出版有《诗神的极乐鸟》(诗集)、《芳踪漂泊录》(长篇小说)、《电脑思想库》(理论著作,与人合著)、《男人的圣经》(散文集)等作品十余部。其诗歌作品曾入选年度《中国最佳诗歌》、《中国诗歌选》、《中国诗歌精选》等。其小说作品曾入选《中国幽默小说双年选》。是东莞文学院首批签约作家。

另写作有(网络)社会时政评论3000余万言,其作品散见于凤凰博客、博客中国、新浪博客、网易博客、和讯博客、凯迪论坛、天涯论坛等网络媒体。连续多年被一些网络媒体评为“年度十大网络评论家”之一。

因本人比老航小一岁,故以老航为兄长称之待之。与老航相好游处凡26载矣!某对老航之了解,可谓骨灰级,老航笔名原来叫“航忆苇”,就连后来这个“航亿苇”之笔名也是本人建议修改的。佛经有云,大意曰:达摩东来,寻觅不惑;达摩西去,一苇成航——追究“忆苇”及“亿苇”之源,皆出于此。

谈及老航个性:乐天、大度、风趣、超然……颇有弥勒之风范。公众场所,朋友们相聚聊闲,十有八九都由老航不声不响滴在席间一人离席事先悄悄埋单,这是给与其交往的所有朋友们的最深印象。而众多好友为某事争论得面红耳赤、互不相让时,老航总是安坐在那里笑呵呵滴聆心静听、不温不火。

但这个老航毛病也不少:例如嗜烟如命、每日两包;例如不事健身,一坐一天;例如熬夜写作,通宵达旦;例如读书如赌命,读完方罢休……可惜,这些不良的生活习惯最终成了他的夺命杀手,呜呼哀哉!当然,对于老航之死,这是本人初步认定的“杀手”,“杀手”是否还有其他?那就让我们静心等待吧!

航亿苇兄千古!朋友们想念你!汉代史学家司马迁说过:“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”,只为苍生说人话,不为君王唱赞歌——吾兄老航,你应该死得其所啦。

今日,广州突降大雨,苍天亦为你送行。愿吾兄老航一路走好!
(公元2018年4月29日 祭)